首页 新闻 正文

尼泊尔灵修少年涉强奸未成年女性背后的传销

2020年7月2日,尼泊尔萨拉伊(Sarlahi)地方法庭开庭审理涉及拉姆·巴哈杜尔·班坚(Ram Bahadur Bamjan)的刑事案件,罪名是强奸未成年女性。

拉姆·巴哈杜尔·班坚就是外界所谓的“尼泊尔灵修少年”,他的中国信众一般称其为拉姆班坚。这位被其弟子高举为“佛陀、耶稣”等存在显象的圣人,眼下正在畏罪潜逃。

早在一年前,尼泊尔政府就指示警方务必将拉姆班坚缉拿归案。

然而,灵修少年利用他的弟子们编织成的保护网,屡次脱逃。

尼泊尔灵修少年近照

拉姆班坚的走红最初源自于英国媒体纪录片,他号称独自在密林中6个月不吃不喝,苦行6年后出来准备拯救世界,被追随者们尊法名曰巴登多杰,又称“灵修少年”或“佛男孩”。

最初出于外界的猎奇心态走红一阵之后,拉姆班坚此后很快在尼泊尔诸多的成就者中泯然众人——直至一群中国人找到他。

有钱有想法的中国“投资人”迅速成为拉姆班坚的核心班底(并非最核心),她们多为女性,来自中国大陆及港台地区。

很快,关于拉姆班坚的报道逐渐蔓延在华文网络中,甚至有人说他是“佛陀转世”。

幕后操盘手神乎其神地写到:

“一些美国的、欧洲的以及中国的弟子已经放弃了一切世俗的生活来此在身边跟随他多年,他们中有些曾经就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从梦中或心灵感应感召来到此地。

有些人带着多维视力,他们从他背后看到了一排圣人的视相——佛陀、耶稣等等。

拉姆班坚

“从寺庙诱拐强奸未成年人”

假如时光倒流几年,未成年人强奸犯这个充满耻辱的罪犯名称绝对无法让人联想到超凡脱俗的尼泊尔灵修少年。

在他年轻时,有一张纯欲而无辜的脸,以及神秘感所带来的光环。

原来那个少年

由于犯罪情节严重且在逃,尼泊尔萨拉希地区检察院在2020年7月2日向拉姆班坚提起公诉,要求将他及他的两位主要助手JB·古荣(JB Gurung)和巴姆坚(Gyan Bamjan)判处12年至15年有期徒刑。

检方指控拉姆班坚在萨尔拉希地区的帕他加科(Patharkot)的一间寺庙里,强奸了一名身份为尼姑的15岁女孩。

针对拉姆班坚的起诉书中称,尼泊尔灵修少年于2016年8月4日晚上9:20将该未成年女性从出家的寺庙诱拐到私人住所并强奸了她。事后,拉姆班坚威胁这名尼姑不能把罪行外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等“可怕后果”。

他还在自己弟子的协助下,胁迫和收买女孩的家人不能声张。

直到2020年2月23日,受害人年满18岁时,才前往警察局报案。

根据尼泊尔方面的说法,除了强奸未成年人以外,拉姆班坚还涉嫌虐待、谋杀和人口失踪等至少5起刑事案件。

萨拉伊地区检察官高塔姆(Keshav Prasad Gautam)是此案的主诉人,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7月2日对拉姆班坚先期以强奸未成年人罪起诉,是因为他长期在逃,逮捕日期行将截止。”

拉姆班坚强奸未成年人的人证物证俱在。根据尼泊尔2018年《刑法典》,强奸14至16岁的未成年女性需判处有期徒刑12至14年。

检察官办公室依法提出诉讼,考虑拉姆班坚对未成年受害人身心造成巨大的残害,同时还要求他对该受害人进行经济赔偿。

缉拿归案之后,尼泊尔灵修少年的其它罪行也逃不过法律严惩。

拉姆班坚的追随者被警方带走

被视而不见的证据链

尼泊尔是一个信仰的国度,民风淳朴,对于宗教信仰十分包容。

无论是佛教、印度教、基督教抑或伊斯兰教,甚至不为中国人熟知的耆那教与锡克教,信众都能在宗教节日时申请到公共假期。

民众普遍有通过金钱、物资和仪轨供养成就者的习俗。

与此同时,尼泊尔人对宗教人物的要求也较高,强奸、谋杀特别是涉及未成年人的犯罪,是被当地社会所普遍不屑、鄙视和厌弃的,正如灵修少年。

但即使是这样,仍然有一群中国人充盈着国际主义精神,不远千里翻过喜马拉雅山企图为拉姆班坚张目翻案,无视所有的证据。

在尼泊尔旅行公众号如实报道“佛男孩”的案情后,一直在遭受他们的嘲讽、污蔑和打击,对于警方提供给媒体的图片资料,一名在尼泊尔经商的华人甚至提出质疑:

“调查搜捕的尼泊尔警察明显有的身着冬装有的身着夏装,照片肯定作伪,由此自然可以推论到尼泊尔旅行是在断章取义捕风捉影,是一个无良媒体。”

调查搜捕的尼泊尔警察明显有的身着冬装有的身着夏装,照片肯定作伪,由此自然可以推论到尼泊尔旅行是在断章取义捕风捉影,是一个无良媒体。

并痛斥笔者没有法律常识,发表不当导向性言论。

答案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你们膜拜如神灵的“佛男孩”逃得足够久。

早在2012年,“佛男孩”就因为他的追随者非法关押两名妇女受到过指控。

2010年7月27日,英国BBC报道了拉姆班坚承认殴打袭击了附近的村民,多人受伤被送往医院,共有17人向警方报警。

英国BBC报道灵修少年殴打他人

2018年底,尼泊尔人比杰·拉姆巴向当地警方报案,声称他的妹妹福玛雅·拉姆巴从2014年开始,就在拉姆班坚的灵修中心内失联。

尼泊尔警方启动对拉姆班坚的调查,随后将案情公之于众。

2018年底尼泊尔警方搜查“佛男孩”的灵修中心

2019年1月7日,印度电视台NDTV播报了一名尼姑控诉拉姆班坚强奸她的消息,说自封为神的灵修少年对被强奸的弟子说,这样做是因为她们打扰了他的禅修。

尼泊尔中央调查局发言人乌玛·普拉萨德·查图维迪(Uma PrasadChaturbedi)对法新社说:“警方已开始调查这些针对班坚的报案。”

印度NDTV

2019年1月11日,美国CNN报道了尼泊尔中央调查局突击搜查了拉姆班坚的宗教场所,原因是有两男两女在追随拉姆班坚与家人失联长达两年多。

美国CNN

2020年2月8日,尼泊尔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喜马拉雅时报》同样报道了尼泊尔警方终于从地方行政办公室收到了对灵修少年的逮捕令,以调查有关他涉嫌强奸和谋杀其女信众的案件。但早已收到风声的拉姆班坚封锁了居所道路,顺利提前逃脱。

文中这样描述:“拉姆班坚被人称为“佛男孩”,占有着偌大的土地。据说他住在一栋令人印象深刻的别墅中,该别墅是按照中国建筑风格设计建造的,被高墙和铁丝网包围。”

尼泊尔《喜马拉雅时报》

2020年6月18日,尼泊尔影响力很大的《加德满都邮报》报道了当天凌晨4点,尼泊尔警方出动150名人员封锁拉姆班坚的宗教场所,未将其成功逮捕的新闻。

警方最后带走了他的助手。

《加德满都邮报》

2020年7月3日,尼泊尔法院及警方通告后,多家媒体报道拉姆班坚被正式起诉的消息。

媒体关于灵修少年被起诉的报道

这些新闻不只有英文内容,是针对特定人群,还有数不胜数的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以及世界各国媒体用各种语言报道。

即便再狂妄的人,也不至于觉得全球那么多不同国家、语言和立场的媒体,都在配合抹黑拉姆班坚吧?

各种语言对拉姆班坚的报道,和揭露他所谓辟谷的骗局

反观班坚阁下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实在没有丝毫能体现出大德大能的爱和慈悲,更像是一名劣迹累累的巨婴惯犯。

那些声称尼泊尔灵修少年是受到政治迫害的人,暂时且不说涉及的失踪、谋杀案件牵扯到多个家庭数十人,从常理就能推断是诬陷的话根本无法操作。

更重要的是,早在案情初期,拉姆班坚就通过代理人甚至是尼泊尔前国务部长面见尼泊尔共产党高层,利用信众示威,舆论炒作与利益收买等向政府施压。

使得警方迫于“宗教敏感性”不得不一再拖延办案进度,多名失踪者的家属也在外力介入后停止敦促调查人员找回亲人。

尼泊尔当局正是在重重阻力之下,在拉姆班坚利益团体的围追堵截下,终于收集到足够证据才提起公诉的。

当中国弟子们依旧试图站在道德制高点为“佛男孩”辩护之时,我只能说,常识就是一个如此有声望地位的修行人,肩负着世界与宇宙的使命(他弟子说的),倘若蒙冤遭受到这样的公开“侮辱”,甚至因最可耻的强奸未成年人被起诉判刑,就算是把牢底坐穿也要自证清白而不是逃走。

否则,置自己和弟子于何地?

一名灵修少年的追随者在留言中写道:“媒体不代表事实,真相自待时间验证。”

可是,且不论是否修行人,就是作为一个成年男人,面临困难都不应该去做逃避的懦夫。

只要拉姆班坚先生站出来配合调查而不是潜逃,真相自然就能水落石出。这比他的弟子在网上辩解一万句都强,不敢相信一位自称掌握真理的“成就者”连这点都做不到。

当然,假使证据链条清清楚楚地摆在眼前,那些盲从者还是会歇斯底里地声讨异端。

大师肯定没有佛家六神通中的“天眼通”,要不通风报信也不会只靠线人。

但教弟子对真相视而不见的神通却舍我其谁。

尼方公布灵修少年造成失踪者的照片,他的家人怀疑他已经遇害

古鲁背后的中国人

前文提及过,拉姆班坚在最初炒作之后,在尼泊尔国内热度渐衰。

毕竟,在全民信仰且宗教多元的尼泊尔,分布着成千上万的仁波切,尊者和上师。年轻的班坚无论是修为、口才、学识,还是传承与法脉都不占优势。

“佛男孩”最终是靠他的中国弟子延续光大了自身宗教生命:利用尼泊尔与中国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这些人多年以来无视、遮掩和洗地拉姆班坚的丑闻,妄图将他打造成超越一切的“真理”,用“救世主”的面貌出现,以引入更多不明真相的中国信众,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资源。

一名活跃在尼泊尔的徐姓华人女子,正是灵修少年的代言人之一。

她和她的团队,是这样描述心目中的灵修少年的:

“笔者在他启程向世界传法的法会上获取了很多信息,有些是不能公开的,因为过早公开会干扰历史线路的行进。大致就是讲这是一个大时代的最后一个时代,这个时代过去之后,随着他的修行法和真理传遍世界、随着全人类透过修行、修心来美化这个世界,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地球。”

“笔者当面看到他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气氛和他超然的气质。现场碰到的徐教授,她已经84岁,放弃了所有的世俗生活来这里跟随灵修少年超过5年了,同样的还有一些美国弟子是从灵修少年十多岁时便一直在他身边学习。

徐教授在TED上演讲:他身体看着是十多二十岁,但里面的意识绝不是这个年龄的人,我已经84岁了,在他身边却只能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掌握了英语,已经为世界传法扫清了一切障碍,一段时间之后,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将会来临。“

拉姆班坚在祈福法会

这个在梦想中会带来黄金时代的人被尊称为古鲁(Guru)。古鲁其实在南亚次大陆是一个十分平常的敬语,意为老师、上师、大师或导师。开车的司机通常也被叫作古鲁。

可是在很多中国信众看来,古鲁这一名词神秘莫测又高大上,拉姆班坚及其幕后团队便动了心思:

由于 “佛男孩”语言能力有限,他们就让他端坐法座包装成一个完美偶像,成立了宗教古鲁道。再借鉴传销模式,以他为核心形成金字塔,层层管理,层层向下布道。

自上而下分为古鲁道古鲁,地光道古鲁,人道古鲁。人人都是成就者,只要拉人信教就被承诺有形无形的好处,阶层同时壁垒分明,越向上的资源越多。

古鲁道的雄心还不止于此,它号称包罗万象,云集佛教、基督教和伊教的所有,万变不离其中。只要信众做出相应贡献(金钱及资源),不管以前的信仰体系,无需考验证明,都能找到位置成为金字塔中的一块基石。

拉姆班坚古鲁乃金字塔的顶端,是万物的起源与终结,黄金时代的开端,昔在今在永在的存在,信仰者无须思考追随奉献就能得到救赎。

数年耕耘,古鲁道早已将重心转移至华人世界,根据尼泊尔警方的资料,大中华地区正是拉姆班坚最主要的海外资金来源之一。从侧面来看,亦是他对抗国家机器逃亡的底气。

诱导、渠道和目的

与此同时,正当尼泊尔政府表示一定会把罪犯绳之以法之时,国内有公众号“修行圈”近日依旧用大篇幅为灵修少年宣扬,并声称有渠道和他接触。

有人向笔者透露,这是因为尼泊尔灵修少年已经被公开起诉,一旦他正式定罪,围绕在他身旁宗教传销集团以往塑造的人设就成为笑柄,肯定无法再继续吸金。

因此,他们想要利用尼泊尔和国内消息的时间差,在最后关头争取收割一波资源流量。只是没有想到吃瓜群众那么多,把戏当场就被戳破。

案情明确后,国内自媒体仍不放弃对拉姆班坚的炒作

除了古鲁道的正式成员之外,尼泊尔的华人华侨也早已被拉姆班坚的团队渗透,多名在加德满都经商的中国老板就同笔者联系,尝试为灵修少年辩护,要求撤回稿件。

他们给出的神奇理由是和上文作为拉姆班坚代理人徐女士电话联系过,徐教授公证了拉姆班坚的清白——此情此景,我在心里默默点了一个赞。

当时我深刻反省,觉得自己做人挺失败的,在尼泊尔枉自混了7年还被人觉得可以轻易来碾压智商。

于是谦虚认真地建议,尼泊尔警方正在征集消息,他们既然有徐老师的电话,不妨提供给警方亲自出面为古鲁洗去冤情。假如先生大人们语言或法律不通的话,可以通过律师出面向尼泊尔政府协调。

可惜地是,所有人都显得非常紧张,强调是私人聊天不要牵扯其它,熟识徐老师的荣耀再闭口不提。

你杠你都对

尼泊尔警方友情提示,拉姆班坚涉嫌重大刑事犯罪,眼下正畏罪潜逃被通缉,向其提供资金、庇护以及协助逃亡等皆可能触犯刑法,欢迎公众提供一切与他相关的线索。

每一出戏剧背后都是悲喜剧。

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被公布之后,为拉姆班坚游说的中国商人果断隐去了自己信息,此前留言抨击尼泊尔旅行是无良媒体的人一个个删掉了自己留言。

到了最后,那个修行人的“第一公众号”也删除了关于“古鲁”的文章。

删了,都自己删了…

言之凿凿的人看上去并没有为信仰坚持到最后的勇气,尼泊尔灵修少年开始成为一个令人避之不及的话题——只能说,弟子和上师之间必然是有共性的。

笔者其实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说服拉姆班坚的弟子。毕竟,许多人宁可欺骗自己,乃至怨恨真相,都不愿坦然面对自己会上当受骗的事实。

还有人花了数年时间打造偶像,耗费无数资源未曾等到分赃,怎么舍得轻易罢手。